带着空间穿越清朝

带着空间穿越清朝

 每服三钱,日两次。”夫柴胡为少阳胆经之主药,而其功效多见于肠胃者,为其善理肝胆,使胆汁流通无滞,自能入于肠中消化食物积聚,以成推陈致新之功也。

验其壶中,有蜈蚣一条甚巨,因知其病愈非由于饮酒,实由于饮煮蜈蚣之酒也。 至煎渣服时,仍先用白糖水送服所余之三七、鸦胆子,再煎服汤药。

而愚在奉天时,得其地相传之方,凡用其方者,服后即脱然无累,百无禁忌,真良方也。又此方加减定例,喘者去麻黄,加杏仁。

 其治之之法,当以润燥清热为主,又必须助其肾气,使之上达,与上焦之阳分相接续而成坎离相济之实用,则脉变洪大,始为吉兆。亦治以此丸,惟方中白矾改为硼砂,仍用一两,亦服至百丸全愈。

其证之现状∶面赤、气粗、烦躁不安,脉象虽大,按之无力,又多寸盛尺虚。盖赭石能降胃而兼能通大便,赤石脂亦能降胃而转能固大便,且其性善保护肠胃之膜,而有生肌之效,使胃膜因出血而伤者可速愈也。

盖同是伏气发动,窜入少阴为病,而有未届春令先发于冬令者,则为少阴伤寒,即系少阴伤寒之热证,初得之即宜用凉药者也;其感春阳之萌动而后发,及发于夏,发于秋者,皆可为少阴温病,即温病之中有郁热,其脉象转微细无力者也。惟治以拙拟理冲汤补破之药并用,其身形弱者服之,更可转弱为强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