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芯语少妇与男家教

沈芯语少妇与男家教

时珍曰∶今处处有之,在地中或墙石内,盖芫青、亭长之类,冬月入蛰者,状如斑蝥。《别录》曰∶淮木生晋阳平泽。

惟以桑柴灰煎取汁,调白矾末敷之。此亦蜣螂之一种,不可不知也。

似小蜂黑色,一足连树根不得去,不能动摇,五月采之。 弘景曰∶真地胆出梁州,状如大蚂蚁,有翼。

乘昏夜,出土中,升高处,拆背壳而出。 以腊醋脚调,涂四围,效。

酒调服,取汗即散。古方风药多用螵蛸,则螳螂治风,同一理也。

若寒湿胃虚肠滑之人服之,则反伤肠胃。 但从夏入秋,蜕而为蝉,飞空饮露,能鸣高洁。

Leave a Reply